留学生《纽约时报》发文:如果我没资格留在美国,谁会有呢?

想要留在美国的小伙伴们,一定感同身受:每年的H-1B(国际学生在美国工作必须的工作签证)抽签,都好比买了张彩票等待开奖。

当H-1B申请数大于名额时,就不得不抽签决定给谁。除了STEM专业可以申请opt延期,参加下一轮的抽签外,大部分人只有一次机会。

而自川普上任以来,对H-1B的审核日趋严格。“Buy American and Hire American”新政实施后,明确提出要将H-1B申请者的年薪要求提升到11万美金,不可受雇于外包公司,各种加大调查力度……条件越来越苛刻。

2017财年H-1B批准率不到六成,日前已经创下10年来最低。

来自中国的留学生 Frida Yu 拥有高学历:在中国政法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获得法学学位;在香港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三年前来到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MBA,目前已毕业。在4月H-1B中签后,她被两次要求补件。最终她的H-1B申请在10月被拒,必须在60天内离境。即将离开美国的她在纽约时报发文:“如果我没资格留在美国,谁会有呢?”

斯坦福商学院的楼梯
斯坦福商学院的楼梯

她这么写到:

“六个月前,我中了彩:在申请外籍技术型员工的H-1B签证时被抽中了。我打电话给兴奋的父母,还跟朋友们一起庆祝。我来自中国东北,拥有斯坦福大学的MBA学位,计划留在硅谷,参与创建一个新公司,它应用一种前景光明的新技术,改善对数据的使用。我非常高兴,因为从过去的经验看来,在抽签中被选中是一个保证,申请人至少可以在这个国家居留三年。

但在7月底,我从移民局收到了可怕的进一步补充材料的请求(Request for Further Evidence)。我提供了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nited State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所要求的额外信息。9月,我再次收到请求,于是再次递交了材料。最后,10月11日,在举行庆祝半年之后,我得知自己被拒签了。”

“很多和我一样的国际学生遇到和我类似的情况。有些人从谷歌、苹果和普华永道等公司得到了工作职位,但他们的签证申请遭到拒绝,或者根本没有进入抽签程序。对那些雇主只在美国拥有办事处的人来说,失去抽签资格就意味着失业和回家。他们的技能本来即将为美国经济做出贡献,现在却无法在这里施展。”

“我更多的是感到沮丧,因为我知道自己也是一种模式的一部分:美国因为反移民情绪而失去了许多有才干的工作者,这不仅对于我和同学们来说是一个令人失望的打击,而且也打击了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谷歌和特斯拉这样的科技巨头都是由移民创立的。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声称要让这个国家强大起来的政府会急于摆脱我们。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梦想,而美国失去了我们所带来的价值。

计划回到中国时,我在想:如果我没有资格留在美国,那么谁会有呢?”

文章很长,蒙圈儿截取了部分。

每年度H1B签证常规名额上限为6.5万名,高等学历名额上限为2万名,总8.5万名。近年的H1B申请人数远远超出每年的上限配额。2018财年移民局在4月3日到4月7日收到19.9万份H1B申请,普通申请人中签率低于30%。

因为政府的政策收紧导致了今年H1B签证的局势越来越严峻,很多美国公司在招聘时直接表明不能帮助国际学生申请H1B签证,所以很多持有OPT签证的国际学生还未拥有抽签的机会就被拒绝了。

H-1B真的就像买彩票。但是,蒙圈儿想说留学生究竟是留下来还是回国这件事本身还是看个人。就像大学毕业,你也会忧愁是工作还是读研,出国?一切事物都是相对的,有人想留美工作积攒经验,有人想回国涌入大潮。

我们没有立场去指责那些想留在外国的留学生卖国,也没有理由去质疑留完学就马上回国的人是不是能力不足,混得不行留不下来。国内和国外的大环境、工作节奏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

Johns Hopkins大学校长在一次毕业演讲里说过:“Ask Yourself, not what I will do, but what I will become.” 你的人生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能留下来的人固然是幸运的,同时也是努力的。不要太看重眼前的得失,今天错失的也许明天会以另一种方式再回来。

人生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将是哪种。
人生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将是哪种。

Frida Yu有着闪亮的履历,也许回国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只要够优秀,在哪里都会发光。

Posted in 热点直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