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中国!”支付宝黑科技背后的39岁美国普渡大学终身教授:漆远

谈到漆远,这是一个陌生的名字。然而说起支付宝和蚂蚁金服,想必每个人都知道。

纽约中餐馆巴适成都支持支付宝扫码支付
纽约中餐馆巴适成都支持支付宝扫码支付

如今支付宝的影响力已不仅仅局限于国内。今年5月,蚂蚁金服与美国支付服务提供商First Data Corp达成合作,方便支付宝用户在美国400万商家进行购物。纽约和洛杉矶的一些奢侈品专卖店、百货商店以及游乐场所,都可以扫码进行支付,甚至还可以选择花呗。此外支付宝还与Uber、Airbnb、美联航和达美航空达成了支付合作。

支付宝已经逐渐变成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而漆远,就是支付宝黑科技背后的技术大牛、蚂蚁金服的副总裁和首席数据科学家。

图片来源:http://www.sohu.com/a/162168329_99940985
图片来源:http://www.sohu.com/a/162168329_99940985

漆远身上的标签,还不止这些。中科院硕士、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兼博士后、普渡大学计算机系和统计系终身教授,曾赴剑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伦敦城市大学、杜克大学、SAMSI、布朗大学等名校和研究院做访问学者……这么多光环,他却没有选择在学术的道路上走远,奋斗于顶尖高校与科研院所。反而回到了祖国,投身了有情怀的工业界。

说到漆远的留学经历,有种《阿甘正传》的叙事感——不知不觉,很多大人物大事件,就在他身边轻描淡写地发生了。

1974年出生的漆远从小就非常懂事,总是有一帮爱玩的朋友。他兴趣广泛,喜欢溜冰、踢足球、打篮球、放风筝,童年过得非常愉快。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在许昌读书。特别用功的漆远,参加中考时,综合成绩是全市第一名。高中毕业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华中理工大学。大学毕业后,学校把漆远保送到中科院读研究生。两年后,漆远去到了美国留学。

漆远的主攻方向是机器学习,留学期间他发表的一系列文章和做的研究项目引起了很多关注。2003年的一天,拉里·佩奇来到麻省理工学院招人。漆远对这个新兴公司也动了心,“我们一起吃了饭,但我一心想做学术,想当老师。”漆远说了谢谢,并没有去。那个拉里·佩奇,他跟另一个创始人成立的公司叫谷歌。

同一年,漆远去了英国,在剑桥大学的微软实验室做研究。他帮那里的一位“超级大牛”Chris Bishop审了几章书,然后他的名字就出现在了前言的致谢里,那本书就是国际上机器学习的一本经典课本《模式识别与机器学习》。

还是在英国,在伦敦城市大学的盖茨比中心有位漆远非常喜欢的老师,在剑桥实习后,漆远到这个实验室待了3个月。大胜李世石的“阿尔法狗”,就是这个实验室后来几位毕业生领导的杰作。

2004年,漆远有个朋友跟他说,有个很好的“泡妞网站”,正从哈佛和麻省理工学院所在的波士顿地区开始推广。他的同学毕业后陆陆续续有些去了那里工作,如今已经财务自由,进入提前退休模式。漆远也没去。那个网站就是Facebook。

漆远当时热衷于在校园里做科研,普渡大学第一门机器学习的课就是漆远开设的。他获得美国科学基金NSF Career奖;拿了微软的牛顿研究突破奖;在人工智能的顶级会议AAAI做过大会tutorial;曾是机器学习顶级会议ICML的领域主席。

当大家都以为他会在知名大学里安静地当科学家时,他却选择了回国。

将学术成果转化成产品,产生更大的影响力,一直是漆远的一个梦想。他以为这样的梦想在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才有可能实现。一次回国探亲,他偶然接触了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飞速发展以及国内良好的创业环境,让他找到了施展才能的舞台。漆远说:“因为它真的是一家非常非常独特的公司,不是复制美国的模式,完全是一个崭新的模式。问题的复杂度,都是很多公司没有的,就是在美国没有类似的问题和公司。”

中国互联网用户巨大的吸引力,双十一屡创新高的销售纪录,那么多实时发生的大数据运行中产生的复杂问题,让漆远找到了从事科研多年来从未产生的一种兴奋感。

漆远觉得,在这里做的事情“有意思、有挑战、有意义”。他喜欢这里庞大而复杂的数据、崭新的问题,每解决一个问题,都会影响全球数以亿计的用户,这是他成就感的来源之一。

漆远起先是一个人回国,一年后,他让妻子卖掉了美国的房子,举家搬到了杭州。“以前人类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把它做出来了。对我来说人工智能就是这样的技术。那蚂蚁金服,其实对我来说,就是两个事都在干,又在做全球化,又在做这个我们叫技术驱动,所以这两件事对我是个完美的结合。”漆远说。

2013年,漆远加入阿里巴巴集团并担任副总裁,和另外一名负责人在王坚博士的领导下创建了阿里巴巴DST(数据科学与技术研究院);2015年担任蚂蚁金服集团副总裁、首席数据科学家,其人工智能团队正在研发虚拟机器人。他领导着一个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团队从事深度学习、加强学习等人工智能领域的前沿研究和应用。

“这里有真正海量的数据,有比学校更强的计算资源,有更难更负责和更有意义的问题。”这就是漆远的兴趣点。加入工业界两年,他的体会是当今工业界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上的很多研究直逼甚至超越了学术界。

漆远觉得这个公司有情怀,“金融科技是件改变世界的事”。记得刚回来时他吃惊于国内移动支付系统的发展,“打车用手机,在楼底下吃饭用手机,交电费用手机,去医院挂号也能用手机。”

为了这份情怀,漆远做了很多阿里和蚂蚁技术上从0到1和从1到N的事。当漆远去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发表演讲,介绍他现在做的事情时,很多人问他:“你们做的这些是美国没有的,是不是不靠谱啊?”

“今天,崭新的东西不一定是美国先做,可以是我们先做。”漆远回答,“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技术发展很快,所做的很多事情是别人没有做过的。”

今年2月《焦点访谈》做了一期节目:海外归来为什么。节目里漆远的妈妈告诉记者,在美国,漆远是终身教授,住的是花园别墅,年薪也比国内要高些,但儿子偏偏看中了国内人工智能的发展前景,一定要回来。

如今漆远领导的团队里,有大量从美国回来的博士,一些出自高校,一些则是从美国的大企业跳槽而来。由于这个领域发展迅速,很多人手里握着不少工作机会。他对记者说,自己从美国招了不少人回来,但不是“说服”他们,而是“吸引”他们。

漆远在招聘时会告诉对方,那些“相信未来”的人适合回来。想成就一番事业的人,可以来;想要朝九晚五的生活,不要来。“我们是创业公司,很多变化,很多压力,你自己要有心理准备。同时,也有很多机会。”

之前蒙圈儿也和大家讨论过留学之后是否要回国工作的话题。我们没有立场去指责那些想留在外国的留学生卖国,也没有理由去质疑留完学就马上回国的人是不是能力不足,混得不行留不下来。国内和国外的大环境、工作节奏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

只要够优秀,在哪里都会发光。

当然,如果你需要留学服务。请找我们!!!MyDocumate我的文书伙伴,创立于 2012 年,至 2016 年已服务用户超过 2 万人,成为留学文书口碑典范 。2016 年,芝士圈留学诞生,完成品牌升级,新增一站式服务和遍及全球的留学行家服务。

─ 进入芝士圈官网,了解更多服务详情 ─

www.zhishiq.com

 

Posted in 留学记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